穿越者穿越了穿越者 第一百七十九章 再遇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阿甘手机站:m.agxsw.net]m.fhxsw.net 烽火中文小说网    路边时不时可以看到吊起了来的尸体,看服色和包头,多半更像是当地人,可是有不似在天南那般以青壮年居多,而是男女老幼皆有。

    不由让人心中蒙上某种阴影,这里究竟生过什么事啊。

    然后外围的斥候队再次报告,却是杨再兴的某位手下,现某处远离道路的小山沟里,无意现成堆被剥光遗弃的尸体。

    随后我就忍受着恶臭和不适,亲自抵达了现场,主要都是成年男子的尸体,在小小的山沟里足足数百具,然后用树枝和浮土胡乱盖着,若不是被食腐动物给翻出来,还没那么容易现呢。

    而且显然新旧不一,最下层的已经朽烂不堪,上面的却还能依稀看到生前的面貌,属于不同的时间和批次,虽然所有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都被取走,但是尸体上那种长于行伍的痕迹,确实没法被抹除掉的。

    “打出黄色戒备旗,加派三倍的斥后,扩大警戒范围……”

    我捂着鼻子,当即号施令到

    “增加值夜的驻队的,余部武器不准立身……”

    “严禁火以下的单独行动……所有取材和饮水,必须集体统一安排进行。

    “非许可不准进入村邑过夜,或是取食地方,违者严惩不贷……”

    一连串命令布下去后,随行的标兵队第一火长穆隆,突然走到我身边低语道

    “将主,丘上林中有人窥探……”

    说话间几名标兵已经用身体将我遮掩了起来。

    “斥候都已经摸过去了,请稍待片刻……”

    他的话音未落,就听得告警的喇叭和排铳生,就像远远的惊雷一般,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

    沈霍伊算是被配到这只迫于传奇色彩的杂流部队里,职衔最高的前官军了,而他的部下也算是被配到补充到这只部队里唯一的完整编制,也是宫城大火中,少数幸存的一部。

    当初大家都在宫城里大抢大掠的时候,他所在的团却被指为警哨队,隐隐排斥在这些好处之外的,因此他反而早早现了宫城里的行迹不对,而寻上报不果,在火起后自己抢先带队跑出来,

    于是作为还活着,并且保存完整建制的一部,不可避免的被那些伤亡惨重的同袍和友军排斥嫉恨,再加上他平时就不讨上官喜欢,处处被压制着,跑出来后也耿直过头,上书指责上官种种不是。

    虽然他的主官以下,如愿以偿的被夺职白身待罪,但他本人没有得任何好处,当成那些兔死狐悲的友军合力指责下,变成某种临阵脱逃和抛弃友军的替罪羊,剥夺军籍和待遇,配到这只团练里来重新从开始底层的生涯。

    为此他很是自暴自弃的沉沦消沉了一阵子,所幸的是他是官军少数会用火铳的人,所以做了第六铳队的队副兼第一火长,又箭矢了玉寻常官军迥然不同的作风和活力,再加上屡屡受功的实绩和成就,总算让他摆托了过往的阴影和积郁,有了少许的归属感。

    他一边这么回忆着,一边用单筒望远镜打量着四周,突然现一片草色有些不同,然后又旋了旋筒身,拉长倍数,这才看清楚让他汗毛站立的一幕,那是一片身上扎着草支,做匍匐前进的人影。

    他所在这一火作为左翼的排头尖兵,几乎是第一时间就现了那些涌动这冲出草丛和林木掩护的身影,而举起长铳射出了第一批告警的枪声,然后就沈霍伊就被一只精准远射的强弓,给重重的掀翻在地。

    本队所在大路上,按照多兵种搭配行进的队列,这时候就按照操条,或流利或生涩的,做出本能的反映和对策。

    成排的大车被推倒在路基变成,构成一段段不规则的掩体和防线,容易受惊的牲口和民夫被留在最内里的位置,然后由距离最近的矛手堵上缺口,白兵队蹲伏在他们身后,用盾牌和杂物,迅速组成简单的障碍和掩护,然后这些矛手才返身推入掩体之内。

    按照过肩,中持和蹲举,构成上中下三个排次的反冲击队列,白兵队则站在内里两翼,作为掩护和后援。

    这时候铳队也压低身体抵靠在车轮和镶板上,将装填好的火铳,伸出掩体的间隙,开始观测和瞄准,但是没有队官的号令,就没人有人击。

    按照惯例最先动手的是射生队,他们微微上扬快的箭矢,抛射过空中后,像是稀疏的雨点一样落尽那些荒野涌出的人头中,顿时冒出一阵不整齐的闷哼声。

    虽然杀伤有限,但是却将他们队形驱散开来,这些身份武装人员,几乎是奔走跳跃着,一边躲避着箭矢,一边轻车熟路的越过坎坷不平的荒地灌丛,基金在几个呼吸内,就冲过两轮箭矢的攒射,逼近到五十步内。

    这时候,车墙背后的铳手们已经有些跃跃欲试,护士紧张不安了,但是那些有经验的老兵和士官们,还是仅仅压着她们的铳口不准击,眼见那些起伏涌动的人头一点点的清晰起来。

    此起彼伏越来越沉重的呼吸和喘息声,在临时掩体的背后越来越明显,有的人甚至觉得自己心跳急促的碰碰声,已经盖过了敌人的嘶喊。

    然后,终于有人忍不住怒吼着扣扳机,射出第一枪,就像是个激的信号一般,随着断断续续的噼啪声,成片灰烟在车板掩体上,激烈的迸了出来,绵连成一片挥之不去的呛人雾霭。

    灼热的铅子在空气中划出无形的轨道,重重的撞击在人类的**上,喷溅出大团的血花,或是像被无形的野兽啃食过一般,在人类肢体上猛然撕裂开来一块。

    虽然是提前击的连锁反应,但是造成的额杀伤的响动,让好些人就像是撞上一堵无形的墙,霍然迎面失衡栽倒,或者反响被掀翻在地,而在人群中出现了一个停顿作用,那些冲在前列的人,忍不住回顾了变得稀疏的左右,本能的放慢了脚步。

    这时候换上装填好铳只的第二轮打击已然而至,确实要整齐划一的额多,几乎是连绵不绝的爆豆声,像是年节除夕烧开的爆竹一般的响个不停。

    在本能收缩聚拢的人群里,造成了更大的伤害,挥舞着武器相互鼓励号叫的人们,在绽开的血花中成片成片的倒下去,许多人甚至遭到了贯穿前人身体的弹丸二次伤害。

    射生队也丢下铁臂弓和强弩,换上了带匣的弩机,就听的咻咻有声,一只只无尾短矢,也加入到火铳射击的序列中去,这种连弩机的短矢,虽然穿透力不足,但是正中头脸手脚之类,缺少防护的地方,也是有致命的伤害,特别是箭头进了呕过的马尿之后。

    只是大概完成了十几轮射之后,就只能在手臂大岛极限挫伤之前,停下来休息,然后她们就转换成另一种角色,加入辅兵的序列,为铳手们备换的铳只,继续装填弹药。

    这时矛队和白兵,也到防线前的敌人,展开了肉搏,在对方弓箭和投枪的压制下,铳队中也出现了伤亡,……

    当我带着教导队和标兵队,作为生力军从另一侧杀过来之后,这场急促而激烈的战斗就进入了尾声,那些袭击武装终于抵受不住,留下大片的尸体和伤员,狂奔鼠窜溃入山林之中。

    若于时间之前,

    一处丘陵背后,蹲坐满了正在休息的武装人员。虽然他们都穿着杂七杂八的贫民服色,但是那些走动的人员,满脸彪悍精于的形色,和他们偶然露出一角的衣襟下,却是闪耀着甲衣的寒光。

    静静的坐在地上啃食于粮或是检查武器,居然没有出多杀声音来。只有一角几个领头人的低低交谈声。

    “这只人马小心谨慎的很,……”

    “我的人几乎没法靠前太多”

    “一有所风吹草动,就是一阵铳子放过来”

    “派出去未遂刺察的好手,已经死伤了好几个。”

    “那根底地摸清了么……”

    另一个声音想起。

    “是从天南直接过来的人马,打的是龙州团左的旗号……”

    “居然是龙州团左,那岂不是你的同乡了”

    “这只左厢的旗号陌生的很,说不定是你走后,新成立的部伍”

    “龙州子弟又没少在各藩执役过,遇上乡里也不见得稀奇……”

    “管你同乡不同乡的,这批辎重我们志在必得……”

    最后一个声音插嘴道

    当剩下的人在这个丘陵背后临时地点重聚的时候,已经是丢盔弃甲损兵折将的寥寥无几,连领头的人只剩下三个,他们几乎一见面,就激烈的相互指责起来。

    “都怪你们侦闻不利,”

    “我的人已经尽力了,”

    “这还不够。”

    “最起码也不能让他们如期安生的送到州城大营那里去。”

    “你我只是协同的于系,要像额外支使是我们,得和本家说去”

    “老子的人不能白死……”7笔趣阁 m.7biquge.net [记住我们:阿甘手机站:m.agxsw.net]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