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红衣女人,在一个小和尚的带领下,从戒僧堂的大门进来。

    这两个人,大家都认识。

    小和尚,是妙音。他年纪不大,但因为在般若院算是这一年龄层的天才,又能在启六星的阶段,便就修得了‘圣佛体’这种极难修炼的功法,所以在寺内名气不小。

    至于那个红衣女人,那就大家就更加认识了:这不就是今天一切事情的主角,谭妱仪女士么?

    众人的目光有所惊讶,然后自然而然的就转到了净能的身上。

    刚刚,听净能的意思,谭妱仪女士应该是很大可能遇害了;就算是没有遇害,其从江昀所住的小院后门,留下血迹,一路流了很远。能造成这样的效果,身上应当是会有比较严重的伤口才对。

    然而,谭女居士现在的状态,虽然看起来很狼狈,气色也不算好,但是怎么也不像是重伤要死的样子。

    众人的目光,开始看向净能。

    净能看到谭妱仪近乎完好无损的出现,先是楞了一下,然后脸色迅速变得阴沉了下去:“谭,谭女士?你没事?”

    “净能法师。”谭妱仪的语气带着些许嘲讽的意味,“看到我没死,你是不是很不开心啊?”

    “谭女士何出此言?”

    “哼。”谭妱仪冷哼了声,未再说话。

    江昀说道:“刚才,净能法师给大家讲了一遍故事,现在,我跟大家讲讲真相吧。”

    随后,江昀按照自己的视角,将夜晚发生的事情,当众叙述了一遍。在隐去了自己所掌握的一些能力、涉及个人秘密的东西后,他讲述的基本就是事实了。

    全程,他的言语都没有什么可以拿出来的证据来证明,但在旁边站着谭妱仪,全程未反对,而是以一种冷笑的态度,看着净能。

    谭妱仪不反对,那就是最大的证据了。

    整个事件,不管是从江昀叙述的角度也好,还是从净能指控的话语看也罢,谭妱仪都是最重要,最核心的一个人物。

    在净能的指控中,谭妱仪是受害者;在江昀的指控中,谭妱仪是被胁迫的加害者。

    这意思就是,谭妱仪的证词,会成为关键。

    而看她现在的态度,显然,江昀说的才是真话。

    净能说道:“谭女士,现在是在戒僧堂,有一切问题,都会有白龙寺在你身后。你若是真的受到了迫害,大可不必担心,而你若是说谎作伪证,会更助长恶人气焰。”

    说着这话的同时,他的目光一直看向谭妱仪。谭妱仪能够感觉到,净能的目光似乎带着一些警告。

    净能的意思很明显,是在指谭妱仪是受了江昀的胁迫,才不敢吭声。

    但谭妱仪显然没在乎净能的目光警告,她甚至更进一步的开口,说道:“是啊,我要说说谎,不就更助长恶人气焰了么?净能法师,你手里的那封血书,是从何而来?当真是从追踪血迹的路途上找到吗?真正胁迫我的那神秘组织,昨日取了我整整一瓶的鲜血,还让我割破手指写下血书,就是为了此事吧?”

    “谭女士是何意思?你是在怀疑我与那所谓神秘组织有瓜葛吗?”

    “难道不值得怀疑吗?”谭妱仪如是说道,“先前,你对江少侠如此咄咄逼人,还说我可能已经遇难,看你的样子,似乎对于我会死这事很有把握。不巧,要不是江昀和陶阳察觉到我留下来的线索,找了过来,我怕是真的要被那两个机链派的人杀死了!”

    “绝无此事,我可为净能师叔作证。”妙檀在旁边站了出来,说道,“这封血书、还有血迹,确实是我们在追查血迹的路上发现的。净能师叔想来也是被蒙骗的,绝无可能是什么神秘组织的人。”

    除却妙檀之外,还有几个戒僧堂的和尚也纷纷附和。

    江昀笑着摇了摇头,他看了看天色,已经半亮了,于是说道:“玄尚法师,我陶阳师兄正在外办事,请稍等片刻,事情可能会有新的结果。”

    “那便等吧。”

    戒僧堂殿前的院落,陷入了一阵沉默。在此的众人,心思所想皆有不同。

    陶阳没让人等多久。

    待到清晨的太阳终于在天边露出一角的时候,他来到了戒僧堂的门口,还抓着一个和尚。

    见到此人,净能脸色终于变了。

    “还真如师弟你所料,这人一大早,就在香客院人流聚集处,传播江师弟你奸杀谭女士的谣言。我蹲伏了半个小时,将这小子给抓了。”

    被抓的那人,神色有些慌张。他看到净能,不禁喊道:“师父!救我!”

    “妙象……”

    众僧中,认识这妙象的人也是不少的,都知道,这是净能的弟子。

    江昀转向这妙象,忽然厉色道:“说!宣传谣言之事,是不是净能指使!”

    在妙象进门之时,江昀就已经暗暗的运起了‘扰灵咒’,施展在妙象身上。

    这妙象的实力境界,不过启四星的样子,本就不算厉害,对于在神魂方面施加的影响的抵抗能力,显然是很弱的。而以‘扰灵咒’的特征,可以放大人心中的情绪破绽。

    妙象被抓、害怕事情暴露的恐惧感,在‘扰灵咒’的影响之下,被放大了许多。

    于是乎,江昀这一喝问,妙象腿一软脑袋一麻,恐惧之间却是不敢说假话了,说道:“是……是师父……让我去的……”

    “血口喷人!妙象!你不要乱说话!”净能的态度已经破有些气急败坏了。

    被净能这么一吓,妙象知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了,但却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只能满头大汗,唯唯诺诺的站在原地,不敢再吭声。

    但江昀也不需要他再说些什么了,最该说的话已经说出来了。

    转向净能,江昀道:“净能,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净能满脸铁青,但面对江昀的诘问,却也真的说不出来什么了。

    先前的事情,都还有借口可以解释,但派遣弟子,大清早就有意的去传播谣言,却是真的解释不过去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