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手机站:m.agxsw.net]m.fhxsw.net 烽火中文小说网    几人这一场比斗,不到两个时辰便结束了,最终以程英、陆无双二人大胜而告终。

    郭靖黄蓉二人先是肯定了他们进步,又指点了一番对敌之法,接着勉励了几句,无非是什么“胜不骄败不馁”之类的老生常谈,最后终结道:“与当年约定的比武之期还剩下三个月。你们在苦练的同时,杨过肯定也在苦练。他由你们灵智祖师亲自教导,想想也知道武功不弱,你们到时候可不能丢了咱们的脸。知道了么?”

    几人点头称是。

    黄蓉又道:“算算时日,距离你们灵智祖师六十岁大寿也只剩下一个半月了,咱们今天便养足精神,明日一早你们几个一起上路,去恒山大林寺拜见你们灵智祖师。”

    几人大为意动,眼中满是向往的神色。

    郭靖道:“我跟你们师娘商议了,先行让你们出岛,一来也是让你们历练一下,二来嘛,这几年一直呆在桃花岛上,虽说有雕儿帮忙传信,但是你们师娘身为丐帮帮主,自然要先去丐帮总舵见过几位长老。你们记住,九月初十之前,定要赶到恒山大林寺。”说完这几句,他们起身离去准备出发的事宜,留下几小在原地议论纷纷。

    郭芙道:“也不知杨大哥如今武功如何了。”

    陆无双接口道:“其他人我不知道,肯定是要胜过你的。”

    郭芙指着陆无双怒道:“别以为你赢了就厉害,哼,杨大哥有祖师亲自教导,你先胜了他再说大话。”

    眼见二人又要吵起来,程英忙道:“好啦,你们二人一人少说一句吧。杨大哥或许厉害,可是这些年咱们也没白过啊,是输是赢,总要比一比才知道。”她这番话说得虽然客气,但是言语当中透漏着一股强烈的自信。

    武敦儒附和道:“咱们有师傅、师娘以及黄师祖教导,而杨过他只有灵智祖师一人教导,肯定比不上咱们。”

    陆无双嘲笑道:“你很厉害么?连她也打不过。”说着伸手一指郭芙。

    郭芙与武敦儒大怒,武敦儒道:“你也不是打不过英妹?我又没说自己能赢杨过,要你来多嘴。”

    当下三人你一言,我一嘴吵作一团。武修文有心帮腔,却也不好三个人欺负一个人,程英则无奈的瞧着骄傲如孔雀的陆无双,露出一个苦笑。

    第二日,五人各换了一身新衣裳,背着一个包袱,除却程英以一支玉箫做兵器之外,其余几人均是各自提着一柄长剑,跟着郭靖黄蓉二人出了桃花岛。

    至于黄药师,受黄蓉所托,一路暗中跟着几小,一来也是保护他们,二来正要上恒山同灵智较量一番。

    一行五人,买了五匹马,一路迤逦而行,往北岳恒山而去。空中两头白雕在几人头顶盘旋,一路跟着五人。

    他们这几年一直在桃花岛中读书练武,此时出来,一个个心情大好。武敦儒神色剽悍,举手投足之间精神十足,武修文则轻捷灵动,东奔西走,没一刻安静。武敦儒身穿紫酱色茧绸袍子,武修文身穿宝蓝色山东大绸袍子,腰间都束着绣花锦缎英雄绦,果然是英雄年少,人才出众。

    郭芙身穿一身大红锦袍,陆无双身穿一身洁白长裙,程英则是一身浅绿色衫子。三人均是面如桃花,且风情各异。武家兄弟跟在三人身后,一路上也不知道羡煞多少路人。

    中午时分,几人过了商州,赶到了武关,在镇上一家酒楼上拣个座头,坐下用饭。此时北方尽是蒙古人天下,虽然灵智曾告诫过成吉思汗铁木真要善待汉人,约束蒙古兵丁,蒙古人在中原攻城略地也未发生过屠城事件,但是蒙古人欺压汉人的事情却常有发生。

    几人吃得一半,门帷掀处,进来一对蒙古兵丁,押着一名貌美女子。店家见蒙古军官打扮,不敢怠慢,极力奉承。

    程英仔细瞧了那女孩一眼,见她似有武功在身,也不知道为何被这队蒙古人抓住。

    原来,这女子正是完颜萍,她报仇心切,仗着一身粗浅武功,一直同蒙古人做对。此时蒙古宰相正是耶律楚材,他此时真是权势滔天。原本他是大金国重臣,成吉思汗的蒙古大军攻占燕京时候,听说他才华横溢、满腹经纶,遂向他询问治国大计。而耶律楚材也因对腐朽的大金失去信心,决心转投成吉思汗帐下以拯救处于水深火热中的百姓。

    完颜萍身为大金皇族后裔,深恨蒙古人毁了她的家国,但是更恨耶律楚材这个叛徒。她一直在寻找良机刺杀耶律楚材。

    今次被蒙古兵丁抓住,也是她自己设计的,目的为的便是让他们带到耶律楚材面前,然后再刺杀他。

    不过程英她们几人可不知道当中的缘由,只当是那些蒙古人贪图她的美色,才将她擒下。正在小心商议要如何救出她来呢。

    武敦儒瞧了那伙兵丁一眼,见他们只有八人,均是不通武功的军汉,当下低声道:“八个人,我与修文足以对付他们了。”

    武修文跃跃欲试,想不到刚刚出来便有机会行侠仗义。

    程英眉头一皱,低声道:“不妥。”

    郭芙诧异的问道:“为何?”便是一直与她不对路的陆无双也不解的瞧着自己表姐。

    程英低声解释道:“咱们等到了僻静之地在动手,免得连累店家。”

    听到程英如此说,陆无双颇为了然的哦了一声,大小武均甚为佩服的望着她道:“还是英妹思虑周详,听你的。”

    酒足饭饱之后,那领头的军汉抛给店小二一锭银子,然后领着手下压着那姑娘出门而去。

    郭芙几人对视一眼,赶紧结了账,跟在那伙蒙古兵丁身后,以图伺机救出那位姑娘。

    等他们出了客栈,正要赶去武关参将的住处交差,刚刚拐入内门,只见内门额上有“古少习关”四字。那伙兵丁的首领似乎还有些见识,一仰头,瞧着那四个大字,对左右道:“武关历史悠久,远在春秋时即以建置,名曰‘少习关’,战国时改为‘武关’,可有些年头啦。”

    左边一个尖嘴猴腮的兵丁连忙奉承道:“黑夫大哥,您真有见识,如今咱们将这小妞送去参将手中,只怕你又要高升了罢,到时候可别忘记提携兄弟几个。”剩下几人一听,纷纷出言赞同。

    那黑夫乃是他们这伙人的十夫长,闻言笑骂道:“去,你们这帮憨货,都是一个瓢盆里吃饭的兄弟,提这些干嘛。不过抓一个女贼罢了,能有多少功劳?”

    先前那个尖嘴猴腮的兵丁瞧了一眼那美貌姑娘,笑道:“抓个女贼是没多少功劳,可是要是送上一个参将夫人呢?嘿嘿。”他只顾自己嘴上痛快,却全然没瞧见那个姑娘神色更加冰冷了。

    那十夫长黑夫神色一动,陡然对上那姑娘那一双冰冷的眸子,心中一突,正色道:“咱们只管奉命交人,至于上头如何安排,就不是咱们考虑的了。”

    这时,一个声音从那内门上面传来:“你们今日交不了人了。”

    一伙人顺着声音瞧去,只见一个身穿宝蓝色山东大绸袍子,腰间束着绣花锦缎英雄绦的青年抱着长剑戏虐的瞧着自己一伙人,正是武修文。

    黑夫认出来人依稀是先前客栈当中的一个,沉声喝道:“你是什么人?要跟咱们大蒙古作对么?”

    这时,后面又有一个声音道:“说跟蒙古作对,咱们可没那个胆子。但是,救一个落难姑娘的胆子,咱们还是有的。”

    几人一回头,见到一个身穿紫酱色茧绸袍子,腰间同样束着绣花锦缎英雄绦的青年,提着长剑不缓不急的逼近,却是武敦儒。

    那十夫长黑夫瞧了二人一眼,心知来者不善,心一狠,一把抽出腰刀架住那美貌姑娘的脖子,对着武家兄弟道:“让开,否则我一刀弄死她。”

    武家兄弟一愣,显然没料到这人的举动如此决绝。按照正常道理,不是该派人跟咱们动手,然后再被咱们打败,救出那个姑娘么?你如今一开始就拿刀架住人家姑娘的脖子,这还怎么玩?

    就在这电光石火的一瞬之间,只见那姑娘斗地伸出左手,“枯藤缠树”,已抓住那十夫长持刀的右手,手上一用劲,长刀落地,她在顺势回转,几步冲出那些兵丁的包围当中。原来她一双手根本就没有被绳子缚住,随时可以挣脱开来,此时见到那十夫长不知死活的将刀架在自己脖子上,接下来还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心中一怒,连忙挣脱开来。

    这一变化非但大出武家兄弟的意料之外,便是那些兵丁一个个也傻眼了,虽能想到一头柔弱的小绵羊突然暴起伤人,变成一只猛虎呢?

    这时,一个声音喝道:“大武,小武,还不动手?”正是一身大红锦袍的郭芙。

    二人这才回神,配合那姑娘将这些兵丁一一打到,最后,翻身上马,一路出了武关。

    几人正在为生平第一次行侠仗义而高兴不已,岂止那个姑娘面色始终不渝,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而强行按奈。

    武修文性子跳脱,凑上去问道:“姑娘,如何称呼?那些蒙古兵丁为什么抓你啊?”

    那姑娘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我叫完颜萍。哼,若非本姑娘自己愿意,就凭区区几个军汉,也想抓住我?”

    程英眉头一皱,柔声问道:“完颜姑娘,你为何要如此?”

    完颜萍道:“耶律楚材帮着蒙古人害死了我爹爹妈妈,我原本打算混进武关军营当中,制服那个参将,再让他带我去耶律楚材府上,找他报仇。”

    陆无双等人一愣,刚刚生出的一丁点儿得意之情霎那之间全无,只余下尴尬,留在原地讪讪的一笑。

    还是程英先反应过来,忙抱拳行礼道:“完颜姑娘,咱们今日多事,坏了你的算计,还望你原谅咱们的莽撞。”

    郭芙等人跟着抱拳行礼。

    完颜萍展颜一笑,道:“快,别如此,你们也是好心。”说完,又恨恨的道:“耶律楚材,咱们日后再算帐罢!”

    陆无双道:“那什么耶律楚材,咱们帮你杀了便是。”程英眉头一皱,郭芙却颇为赞同的道:“不错,料想区区一个什么耶律楚材,必定不是咱们的对手。”

    此话一出,完颜萍大喜,当下将其中的恩怨说给他们听。几人听到耶律楚材原本为金人,后来投靠了蒙古人之后,都大为鄙夷。又听到他只是一名不通武功的普通人,哪怕地位不低,料来无甚大事,心中担忧之色尽去,当下几人一合计,也不用乔装打扮,直接去找那什么耶律楚材报仇便是。

    几人一路快马加鞭,往汴京而去。

    行了数日,到了汴京,几人略一打听,便知道耶律楚材乃是威行数万里,当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最有权势的大丞相,而他居住的丞相府自然不难找。

    几人艺高人胆大,略一商议,只等天色将黑之时,由完颜萍先行出手,几人在暗中护持,定要一击即中,替她报了大仇。

    完颜萍恨极了耶鲁楚材,也不掩藏行迹,大刺刺的往丞相府而去,直接打了进去。

    就在完颜萍打翻几个下人之时,里面的人听到动静,走出一人,这人约莫三十来岁,乃是一名锦袍官员,神情举止,气派甚大,看来官职不小。

    他怔怔的望着完颜萍,隔了半晌,这才问道:“你是谁?来干什么?”这两句汉话倒是说得字正腔圆。

    完颜萍笑道:“我来找耶律楚材那个老贼,你是谁?”

    来人大怒,倏地抢上一步,左臂横挥,一转身,双手十指犹似两把鹰爪,猛插过来,竟是招数凌厉的“大力鹰爪功”。原来此人正是耶律楚材的大儿子耶律铸,他原本见完颜萍是个明眸皓齿的美貌姑娘,本想问明来意,谁知此人一开口便辱及父亲,自然大怒。

    完颜萍见他又双手恶狠狠的插来,突然纵高,左手按他左肩,右手按他右肩,内力直透双臂,喝道:“跪下!”本来她这招是极好的,只是她内力火候不足,而耶律铸一身外家功夫不弱,哪有这么容易被制服?

    耶律铸双膝一软,但觉胸口郁闷,呼吸不畅,眼见就要跪倒在地,忙振作精神,使一招‘苍鹰博兔’抓向完颜萍腰间。

    完颜萍眼中闪过一抹不屑,侧身避开他的双爪,左掌往前一拍,右腿跟着直踢。原来,这左掌乃是虚招,而真正得地方,确是紧跟其后的右腿,正是她的拿手绝学‘掌中腿’。7笔趣阁 m.7biquge.net [记住我们:阿甘手机站:m.agxsw.net]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