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过得很快,元旦节后很快就迎来了寒假,而寒假逃不开的节日就是春节。

    苏晓晓现在的处境有些尴尬,春节,其实是她最害怕过的节日。

    夏亦辰并不太清楚她在家的真实情况和地位,她暑期不回家还能说得过去。

    她或许是因为泽浩的事情怕触景生情,可如果过年都不回家,那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她现在已经有了新的恋情,再说害怕面对过去的忧伤有些牵强。

    苏小海现在春风得意,夏俊风对他不薄,知道他家在外地,早早放他的假不说。

    又给了他一笔可观的年终奖金,苏小海想着,这也算衣锦还乡了。

    他还算有良心,尽管心里清楚妹妹苏晓晓对家的生份,但看在自己这次工作夏亦辰有份出力的功劳上。

    他难得情真意切了一次,催促苏晓晓和他一起回家。

    苏晓晓被小海催了几次,看再拖下去就要引起夏亦辰的注意了。

    她只好点了头,和苏小海一起买了二十八夜的机票,收拾心情准备回家。

    夏亦辰上次回家后,和家里关系缓和不少,这几天往家里跑的频次也多了许多。

    周末什么的,时不时都要和苏晓晓回去吃个饭。

    快过年了,亦辰这天被夏俊豪叫了回去,本来想叫苏晓晓一起去的。

    可苏晓晓因为要马上要回家,约了苏小海采购点礼品,两人只好分开行动。

    苏晓晓和亦辰分开行动,还因为她想想也已经有一年多,没有看到泽浩的父母了。

    在他们心中,一直把她当成儿媳妇,泽浩不在了,他们却还是没有改变过往的习惯。

    隔断时间总要给她寄点东西来,在苏晓晓心中,他们就是亲人一样的存在,

    她这次回去也要去看看他们,所以给前男友父母买礼物这种事,她也不方便叫上亦辰。

    苏晓晓和苏小海买好礼物,顺便回了一趟复华,去学校拿了点东西。

    临近过年,学校里人很少,食堂也关了。

    苏晓晓和小海提着大包小包,准备到外面去吃点东西。

    却在校园意外碰到了康嘉伟,自从上次在医院见过康嘉伟后,苏晓晓就搬去和夏亦辰一起住。

    两人之间似乎生疏了很多,就算在同一个课题小组,交流也不多。

    康嘉伟不主动,苏晓晓更是不会往上凑,两人之间的这种状态比朋友远,却同事近。

    康嘉伟看到苏晓晓,笑了笑,上前打了个招呼,两人寒暄了几句。

    康嘉伟看了看旁边的苏小海,不由得有些好奇,听到苏晓晓介绍后。

    眼神一亮,问了两人后面的行程,立刻来了兴致。

    一定要请苏晓晓吃饭,苏晓晓推辞了半天,可康嘉伟号称一定要感谢晓晓那次到病房来看他。

    又号称是年前的最后一顿饭,苏晓晓本来还想拒绝,苏小海那个二货却一口答应了。

    康嘉伟很高兴,跑到苏晓晓身边,拿了她手上的礼品。

    径直带他们去了停车场,苏小海之前看康嘉伟貌不起眼。

    对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好感,可当苏小海看到停车场上康嘉伟那辆霸气的大切时。

    他不由得眼前一亮,高看了康嘉伟许多。

    居然一屁股坐到了副驾驶座,一路和康嘉伟寒暄起来。

    康嘉伟今天谈性很浓,似乎和苏小海有不少共同语言,两人聊了一会儿。

    俨然成了好基友,倒弄得苏晓晓无话可说,在后排看了半天手机。

    到了饭桌上,两人还是聊得很欢,康嘉伟号称碰到了知己,两人加了微信和联系方式。

    有了苏小海这货在前面应酬,苏晓晓乐得少说话,一顿饭下来。

    康嘉伟居然没有和苏晓晓说几句话,苏晓晓的心情也愉悦了很多。

    私心想着康嘉伟和自己总算正常起来,两人重新做回了朋友。

    ************

    苏晓晓终于要回家了,夏亦辰开着卡罗拉送她和苏小海去了机场。

    苏晓晓手边又添了不少东西,夏亦辰回趟家,拿了不少礼品回来。

    原来夏俊豪叫他回去,就是让他带些礼品给苏晓晓的父母。

    夏亦辰和苏晓晓在机场腻歪半天,苏晓晓心中尽然有了不舍。

    苏小海在旁边打趣,让苏晓晓打包把夏亦辰一起带回去。

    夏亦辰听得眉眼含笑,凑近苏晓晓,笑嘻嘻问道:“苏晓晓!

    听到你哥说的话了吗?话说,你打算什么时候给我名分,带我见你爸妈?”

    苏晓晓一汗,心中叹了口气,夏亦辰不晓得她家的情况。

    这些情况,她还没有告诉过他,可夏亦辰已经暗示,明示过自己好几次了。

    一直打趣什么时候要去见见自己的父母。

    两人现在感情也很稳定,苏晓晓知道夏亦辰的意思,这是希望在他们稳定的感情中再加点筹码。

    毕竟,现在夏亦辰所有的情况她都清楚了,夏亦辰的家她也去过了。

    于情于理,她也应该做些回应了。

    可苏晓晓和张玉兰,两人连话都几乎不说,这种关系,怎么带他见家长?

    光一个苏小海他们的相处模式,都已经让夏亦辰开了眼界了。

    要是再加上张玉兰,估计会把夏亦辰惊掉眼珠子。

    以前夏亦辰和她打趣这个话题,都被她以各种方式搪塞过去。

    现在夏亦辰都把话挑明了,她总要有个回应,她有些尴尬。

    她只好用了拖字诀,说道:“夏亦辰童鞋,放心,你在我这里地位稳固。

    后面吧!有时间就去。”

    夏亦辰斜眼看看她,笑着说道:“苏晓晓,别哄我!给个时间点。

    你知道,这种重大事项,我要准备很多预案的……”

    苏晓晓被顶到了墙角,有些无奈,正不知该如何回答。

    苏小海难得有了次眼力劲,他笑嘻嘻地凑了上来。

    拍拍夏亦辰的肩膀,说道:“放心!亦辰,有我呢!

    我这次回去就帮你美言几句,给你定个时间,让你见家长,哈!”

    夏亦辰听了大喜,乐滋滋地对苏小海说:“这个可以有,小海!

    要是这事你搞定,我有大礼谢你!”

    苏小海哈哈大笑,眉开眼笑地对夏亦辰说道:“一言为定!”

    **********

    阔别一年多,苏晓晓终于回家了。

    她有些忐忑,一年多了,她没有和张玉兰说过一句话。

    近心情怯,她有些忐忑。

    和苏晓晓不同,两个多月前才回过家的苏小海却很兴奋。

    家对他和苏晓晓来说,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还没到家,他老远就开始大呼小叫,张玉兰和苏开祥迎了出来。

    张玉兰亲切地抓住儿子问长问短,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根本没有看过苏晓晓的方向。

    苏晓晓走到后面,心中一阵发冷,苏开祥看到了晓晓,走上前帮她接过手上的行李。

    点点头,有了发自内心的笑容,说道:“晓晓回来了,回来就好!

    家里菜都做好了!”

    晓晓心中一暖,点点头,叫了声:“爸!”

    随着他朝家走去,两人到家已经是傍晚,正好是吃饭的饭点。

    恍惚中,苏晓晓又回到了高中时代,苏小海眉飞色舞地讲着他在魔都的工作经历。

    张玉兰和苏开祥满脸微笑地听着,苏晓晓闷声吃着饭,仿佛被隔离在他们的欢乐之外。

    吃完饭,苏晓晓在里屋收拾东西。

    听到张玉兰热情地对苏小海说道:“小海!你这次出去,可把妈妈担心坏了。

    妈妈就担心你在魔都不习惯,现在看你这么能干,妈妈也放心了。

    还是我儿子能干,妈妈知道你要回来,已经提前把洗漱用品都给买好了。

    等一下,你洗漱好早点休息!”

    她刚说完这句话,苏开祥像是想起什么,问道:“对了!玉兰,晓晓也好久没有回来了。

    她的洗漱用品你买了吗?”

    张玉兰楞了一下,沉默半晌,说道:“我忘了!”

    苏开祥似乎有些无奈,轻轻说道:“唉!算了……我等下去买吧!”

    张玉兰没有说话,苏晓晓心中一冷。

    这个家从来没有变过,她始终是那个被遗忘的人。

    张玉兰从来不会给她惊喜,她也不应该对她有任何幻想。

    她站了起来,轻轻走出屋子,很平淡地对苏开祥说道:“不用了!

    爸!我自己去买,刚好我也要去堂泽浩家。

    后天就过年了,我正好趁年前把礼品带给泽浩的爸妈!”

    苏开祥有些尴尬,这些话被苏晓晓听到,他感觉在晓晓面前有些直不起腰。

    他只好点点头,说道:“嗯!你去吧!去看看他爸妈也好!

    这一年,他们老了很多……”

    苏晓晓点了点头,去屋子里拿了大包小包,准备给泽浩爸妈带过去。

    刚拎了礼品出来,就听到张玉兰尖酸刻薄的声音,貌似对苏开祥说话。

    “老苏,我老早和你说过,养女儿有什么用?

    人都死了,还没嫁给人家,对人家爸妈这么好!

    亲爹亲妈没见她这么上心,所以,我老早说过女儿就是赔钱货!”

    苏开祥恨不得捂住张玉兰的嘴,他惊恐地看着苏晓晓的脸色变得铁青。

    苏晓晓气得浑身发抖,张玉兰的话击中了她心中最痛的地方。

    她也是人,她也有感情,泽浩给了她家里从来没有的温暖。

    泽浩的父母给了她张玉兰从来没有给过的亲情,张玉兰有什么资格对她评头论足?

    特别是在这种时候,这种过年连把牙刷都不帮她准备的时候。

    晓晓被激怒了,她盯着张玉兰,冷笑道:“妈!别忘了你也是女人。

    你也曾经是人家的女儿,既然养女儿没用,你当初不如把我送人。

    何必让我在你面前添堵?”

    张玉兰勃然大怒,老苏根本拉不住她,她脸上青筋直冒。

    眼睛似乎要喷火,她吼道:“苏晓晓,你胆子大了,翅膀硬了。

    别忘了这是谁的家?你给我滚出去,就当我没有生你这个女儿。”

    苏晓晓笑了,果然,什么都没变,她还是那个一言不合就让自己滚蛋的张玉兰。

    她还以为自己是那个年纪尚小,根本没有丝毫生存能力的小女孩吗?

    她错了,自己在大学拼命的赚钱,就是为了有一天在张玉兰再次说出这句话时。

    不再忍气吞声,理直气壮的离开。

    她点点头,看着张玉兰,说道:“没问题,我现在就离开!

    你说得没错,这是你的家,而这个家,我一秒钟都不想呆!”

    苏开祥惊呆了,在自己房间本来已经躺下的苏小海也被外面的动静惊得起了身。

    他走出了房间,谄媚地跑到张玉兰身边,温和地问:“妈!怎么了?

    好端端地生什么气?别气坏身体,大过年的,要高兴?”

    张玉兰看儿子出来,更加有了底气,她气呼呼地说:“你问她!

    回来过个年也要闹得鸡飞狗跳,小海,我之前就和你说过。

    苏晓晓这个性格,会弄得大家都不愉快,你就不应该叫她回来。

    之前我就说过你,你非不听……”

    她一口气说到这里,苏小海一惊,慌忙止住她,打着眼色。

    说道:“妈!你说这个干什么?”

    苏晓晓恍然大悟,原来自己如此不受欢迎,要靠苏小海美言才能回家。

    她叹了口气,轻轻对张玉兰说道:“你不用烦了,我现在就走……”

    苏小海惊呆了,他看着苏晓晓转过身,朝房间里走去,神色冷淡,落寞。

    苏开祥怒了,他冲着张玉兰吼道:“玉兰,你这是干什么?

    大过年的,一定要把晓晓赶出家门吗?”

    张玉兰开始发挥泼妇的特质,猛地一摔茶杯,指着苏开祥破口大骂:“苏开祥,你这个孬种。

    你也不看看苏晓晓对我是什么态度,养不教父之过。

    苏晓晓这个德性,和你一模一样,都是你教出来的好女儿。

    现在一天到晚和我这个妈吵架……”

    苏开祥也摔了东西,两个人之间从对骂到开始撕扯,眼看就要打起来。

    苏小海只好冲上去,拦在中间。

    苏晓晓从里间拖了行李出来,轻轻说道:“我先走了,你们也别吵了。

    我走了,对大家都好!”

    苏开祥楞住了,张玉兰头发散乱,疯狂地对苏晓晓咆哮:“滚!赶紧滚!

    你滚得越远越好!最好永远不要回来!”

    苏晓晓看看她,心中冷到极点,笑了笑,说道:“你放心!

    这次,是我最后一次回家!”

    苏晓晓走了,临走时,将大门轻轻带上。

    她不再需要这个家,这个家也从来没有她的位置。

    该离开了,离开之前,她还要去看看泽浩的爸妈。

    晓晓推着行李,拿着礼品到了泽浩家。

    一进门,她就被泽浩的爸妈热情地迎进家里,晓晓有些心酸。

    这里什么都没有变,还保留着泽浩离开时的一切。

    她推着行李过来,泽浩的爸妈什么都没有问,安排晓晓住到泽浩以前的房间。

    晓晓心中堵得慌,看着泽浩房间的一切,她难过万分。

    泽浩离开快两年了,房间却一尘不染,里面所有的东西都保留着原样。

    晓晓摸着泽浩睡过的床,坐过的凳子,衣柜里洗好挂好的衣服,还有他最喜欢的篮球。

    晓晓觉得自己就要疯了,泽浩离开后,他父母的记忆就永远停留在了他离开的那一刻。

    是她的错,泽浩是因为她去了魔都,是为了给她买东西出了车祸。

    泽浩的父母无条件的接纳她,照顾她,她害死了他们的儿子,毁了他们之后的人生。

    不知道什么时候,晓晓的眼泪像断线的珍珠一样流了下来。

    在她被赶出家,又一次得到泽浩父母接纳的时候,回忆像潮涌一样朝她席卷过来。

    痛苦如影随形,她记起这一年多努力想要忘记的一起,泽浩和她的一起。

    她快崩溃了,痛苦像鞭子一样抽打着她,她卷缩在泽浩的床上。

    抱着泽浩生前的相册,哭得不能自已。

    她根本做不到在这样的时间,回到从前的地方,回到有泽浩如此多回忆的地方。

    她陷入了痛苦和回忆中,根本没有听到包里那响了很多遍的手机铃声。

    最痛苦的时候,她的胃又开始疼了,好久没有回家。

    张玉兰根本没有考虑过女儿很久没有回家乡,她做的都是小海爱吃的,辛辣无比的菜。

    晓晓没有选择,只好将就吃了。

    坐了快三个小时的飞机,她本来已经很疲惫了。

    吃了不对胃口的食品,又和张玉兰吵了一架,再受到泽浩回忆的刺激。

    苏晓晓的胃,终于对她发出了抗议,她疼得脸色发白。

    刚开始她还在努力忍耐,可到了后面。

    她已经全身冷汗,浑身抽搐了,终于喊了出来。

    泽浩的爸妈听到动静,推开门,看到晓晓的情形。

    心知不妙,冲了进去,晓晓已经晕了过去。

    **************

    苏晓晓回到家后,一下子变得没了消息,夏亦辰打了十多个电话都没有人接。

    她的微信和QQ全部失联,短信也没有回。

    夏亦辰有些担心了,他无奈之下,打了苏小海电话。

    响了好几声,苏小海总算接了起来。

    他这边也在救火,老苏和玉兰还在对骂。

    苏晓晓又跑了,这个时候夏亦辰电话过来。

    家丑不可外扬,这种事,说出去,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他其实有些心虚,苏晓晓这事,说到底张玉兰有些过了。

    可张玉兰再过,也是他亲妈,他总不可能说自己亲妈不对吧!

    他本来不想接夏亦辰的电话,可夏亦辰电话一打就是好几个,他毕竟在人家三叔手下干事。

    不接他电话有些不好,他无奈,只好接了起来。

    他本来以为夏亦辰是知道了苏晓晓的事,过来兴师问罪的。

    谁知道夏亦辰一见他接了电话,急切地问道:“小海!晓晓在你身边吗?

    她怎么回事?不接我的电话,也不回我的短信。”

    苏小海一惊,开始有些担心苏晓晓这晚上跑出去,他们当地晚上的治安本来就不好。

    苏晓晓长得漂亮,万一有什么问题,就没法和夏亦辰交代了。

    他慌忙说道:“亦辰,你别急,晓晓和我妈吵了两句。

    前面离开家了,估计是电话没听到,我马上再打打她电话……”

    他这一说,夏亦辰惊得目瞪口呆,他更加着急了。

    隐隐觉得事情不对,他在电话里吼道:“她什么时候离开的?

    离开多久了,苏小海,你怎么回事?

    你妹妹多久没有回家了,你怎么能放任她大晚上出去?”

    苏小海也有些慌了,他电话没挂,就对苏开祥喊道:“爸!你打一下晓晓电话。

    她现在不接电话,不知道怎么回事?”

    苏开祥一听急了,拿出电话就拨了过去,他边打电话边对张玉兰说:“都怪你!

    孩子好不容易回来一次,还被你骂出去。

    万一晓晓有什么好歹,我看你怎么办?”

    张玉兰跳了起来,在旁边叫骂:“打什么打?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这个死丫头,自己跑出去了,能怪我吗?

    她要死就死在外面,我就当少生一个……”

    愤怒瞬间席卷了夏亦辰的脑袋,张玉兰的话他在电话里听得清清楚楚。

    苏晓晓,他捧在手心里爱惜的女生,却被张玉兰如此轻贱。

    他似乎有些明白苏晓晓对家庭的回避了,在回忆一下苏小海初到魔都的情形。

    他终于明白苏晓晓在家的处境了,他压制住了心中的怒火。

    冷冷地对苏小海说:“小海,你现在就出去把晓晓给我找回来,如果她出什么事。

    你节后就不用回德诺上班了。”

    苏开祥和苏小海都离开家去找苏晓晓了,苏晓晓的电话已经被打到没电。

    最后关机,凌晨两点,他们还是没有找到苏晓晓。

    夏亦辰眼珠血红,他的心被恐惧攫取了,晓晓一定出事了。

    他了解她,就算她和家里吵架,但她不会不接她电话,她一定是出事了……

    他一想到这种可能,就差点疯掉。

    他不能等了,他指望不了苏小海那个蠢货。

    他想明白了,苏家没有人在意苏晓晓。

    凌晨三点,夏亦辰出现浦江机场。

    他定了最早的航班,凌晨六点的飞机飞Z城。

    在机场,他一遍遍给苏晓晓发着短信:“晓晓,等我,你一定不能有事。

    我来找你了。

    晓晓,你在哪里?回答我,我很担心你。

    晓晓,我爱你,我很快就能到你身边了。

    晓晓,不管你在哪里,我一定会找到你。

    晓晓,别抛下我,你不能出事。

    晓晓,我爱你,别离开我。

    晓晓……”

    清晨七点,夏亦辰出现在苏晓晓家。

    他全身寒意,冷冷地注视着张玉兰,看得张玉兰有些瑟缩。

    经过一个晚上的找寻,苏晓晓还是踪影全无,张玉兰终于没有了过往的嚣张和跋扈。

    夏亦辰来之前,苏小海已经和她打过了招呼。

    她终于知道,她儿子的工作全靠眼前这个气宇轩昂,长相帅气的年轻人。

    而这个人,对她瞧不上的苏晓晓爱得死心塌地。

    苏小海和苏开祥去过派出所了,无奈苏晓晓失踪没有到24小时,警察这边还不能立案。

    现在只能靠苏家人自己去找。

    夏亦辰心急如焚,虽然对张玉兰恨得咬牙切齿。

    但现在不是找她算帐的时候,他努力压抑着心里的怒气。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开始细细询问苏家三个人,晓晓离开前说过的话。

    他的到来,终于让苏家乱成一团的三人有了主心骨。

    苏开祥总算回忆起苏晓晓说过要去泽浩的家,夏亦辰眼前一亮。

    慌忙问了泽浩家的地址,和苏小海第一时间扑了过去。

    泽浩家却没人,敲了邻居家的门,才知道泽浩家昨晚出事了。

    叫了救护车,夏亦辰大惊,隐隐觉得这事和苏晓晓有关。

    他顾不了这许多,一边冲去了医院,一边打起了问泽浩家邻居要到的泽浩妈妈的电话。

    夏亦辰终于找到了苏晓晓,苏晓晓虚弱地躺在病床上。

    睡了过去,她小脸苍白,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

    夏亦辰看得心疼万分,泽浩的父母一直守在苏晓晓的病床前。

    看到夏亦辰出现,楞了一下。

    夏亦辰顾不上他们,直接走上前去,深情地抚摸着苏晓晓的脸蛋。

    老林呆了一下,从夏亦辰的脸上,他看到了自己儿子曾经有过的感情。

    夏亦辰轻轻开口,问道:“叔叔,谢谢你们!晓晓现在怎么样了?”

    老林叹了口气,做了个出去的手势。

    夏亦辰有些犹豫,他不舍得苏晓晓。

    老林轻轻说道:“小伙子,你放心,有泽浩妈妈在照顾她。

    她对晓晓,就像自己女儿一样。”

    夏亦辰看了一眼在旁边注视着晓晓的泽浩妈妈,心中一动。

    点了点头,跟着老林走了出去。

    老林把夏亦辰带了出去,在医院门口找了一家早餐厅。

    坐了下来,问道:“小伙子,你是晓晓什么人?

    她男朋友吗?你叫什么名字?”

    夏亦辰点点头,礼貌地说道:“叔叔,我叫夏亦辰。

    我是晓晓的男朋友。”

    老林笑了笑,上下打量着他,说道:“不错!晓晓能有你照顾。

    我们也放心了!”

    夏亦辰笑了笑,他看看老林,说道:“叔叔,你是泽浩的爸爸,对吗?”

    老林笑了,说道:“晓晓和你说起过泽浩,对吗?”

    夏亦辰点点头,有些犹豫地说道:“说过一些,她……

    嗯!……一直很想念泽浩……”

    老林叹了口气,看了一眼夏亦辰,轻轻问道:“这些……你不会介意吗?”

    夏亦辰楞了一下,沉默半晌,轻轻说道:“刚开始会,可我后来明白了。

    我喜欢她,就会接纳她的全部。

    这是她的过去,我不能抹掉她的过去……”

    老林深深地看了一眼他,半晌,说道:“小夏,你是一个好孩子。

    我看得出来,你很喜欢晓晓。

    既然这样,我可以放心把晓晓的一些事告诉你了。

    我们认识晓晓好几年了,晓晓在我心中,就像我的女儿一样。

    可惜,泽浩没有这个福气,能娶到晓晓。

    但泽浩的心愿,我们做父母的一定会帮他完成。

    泽浩生前,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晓晓幸福。

    我们之前一直沉浸在悲痛中,晓晓又在魔都,离我们太远。

    对于晓晓的事,我们也有心无力。

    现在你来了,晓晓的一些事情,我们希望你能知道。”

    夏亦辰楞了一下,他眼神一动,轻轻说道:“晓晓的事情?

    叔叔,您是指哪方面的?”

    老林叫的早餐来了,他将热气腾腾的早餐往夏亦辰跟前一推。

    说道:“先吃点东西,小夏,我们边吃边聊。”

    夏亦辰点点头,折腾了一个晚上,他担心苏晓晓。

    确实到现在滴米未沾,滴水未碰。

    他也没有客气,接过老林给他的早餐,大吃了起来。

    老林笑着看他将一大碗米粉都吞到肚子里,看着夏亦辰,越发喜欢。

    夏亦辰的长相,身高让他看到了儿子的身影,他开夏亦辰吃得差不多了。

    才开腔说道:“小夏,你和晓晓到哪一步了?

    对你和晓晓的将来,你有打算吗?”

    夏亦辰笑了笑,心中对泽浩的爸爸充满了好感。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