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夫,你家屋顶有流氓 098章 第一悍妇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阿甘手机站:m.agxsw.net]m.fhxsw.net 烽火中文小说网    “娘,你疯了吗?!”元玉风跟着开口。

    元薇听得一愣,继而眸光一闪,突然一个激灵回过神来。接着,不待众人反应,便突然一把抓散自己已经歪斜的鬓发,尖声嘶喊道:“啊——我没有疯,我说的是实话!分明是我先认识的你,当初是我救的你……你却无视我的情意,爱上我的亲姐姐……你让我情何以堪?南宫垣胤,我恨你,恨你……你杀了我吧……”喊着没有疯的人,下一刻却是生生的扯下自己一撮带着头皮的头发。鲜红的血瞬时就沁出了头皮,沿着元薇的脸颊滑下,盖上她额头还在流血的伤口。

    南宫紫罗眼见元薇这个样子,闭了闭眼,便站了起来,不再看她一眼。她知道,元玉风如此做,不过是提醒元薇的失态。她如此猖狂的说出这番话,无论是在东楚还是南临的土地上,都会牵连她的家人。所以,反应过来的元薇只有继续装疯卖傻下去……

    “阿罗——”被吓住的元征仿佛这才惊醒,赶忙叫道。

    南宫紫罗闻言微侧了身,却是未曾回头再看元家任何一个人一眼。

    “看外公的反应,似乎也不是全然不知道我母后的死因,对吧!”南宫紫罗轻声道,语气里却带着累及的疲惫感。

    “阿罗,我……”元征听了,却是无言以对。

    “父皇,能不能请你……当咱们从来未曾在南临见过这些陌生人?”南宫紫罗最终开口,望向南宫垣胤的方向。

    南宫垣胤听了这话,并不意外,也只是冷漠的看了一眼眼前狼狈至极的一家人,便背过身去:“你们走吧,别等朕改变注意!”完全一副君临天下的口吻。

    元征闻言,眼底露出复杂的表情,却也只能看着南宫紫罗决绝的背影,老泪纵横,最终只得与元玉风一起谢恩,扶着疯疯癫癫的元薇出门去了。

    而他们是不是真的能够走回泥沼,却不是南宫垣胤与南宫紫罗说的算了……

    等不受欢迎的人都走了之后,南宫垣胤才又转身看向自己最疼宠的女儿,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是四弟在香炉里动了手脚,这里有一味药和蛇沼百姓身上专有的雄黄熏香相融,便会是人疯癫,产生幻觉,从来说出一些潜藏在心底的秘密!”南宫紫罗接着开口,说出了自己之所以突然知道元薇的所作所为的原因。

    “是小四!”南宫垣胤听得一阵惊愕,愣了一下之后,赶忙上前抓住南宫紫罗问道:“他现在人在哪儿?”

    南宫紫罗叹了口气,眸光却是望着门外的方向。

    南宫垣胤顺着她的眸光看去,只顿了一下,便赶忙掀帘奔了出去。

    南宫紫罗没有跟出去,而是掀帘走近内室——内室里,袁锦熙的脸色已经好了很多。

    南宫紫罗走近袁锦熙身边,倾身坐下。

    袁锦熙静静的看着她,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她有话想对他说,他只等她开口。

    “你介不介意娶一个加一切悍名于一身的女人为妻呢?”南宫紫罗想了想,终于开口。而后定定的望着袁锦熙的眼睛,字里行间却不见半分玩笑。

    “这个——”袁锦熙闻言,却是犹疑的眉峰微动。

    见袁锦熙如此表情,南宫紫罗的眸光一沉。他应该知道,她问的是什么吧,这种表情难道是拒绝?

    “为夫觉得,娘子你应该以更强势的手段来警告为夫,以后只准娶你这么一个狐狸精勿近的悍妇!以娘子你此时这种温吞的问法,实在是没有任何的威慑力!真真是教为夫难以回答,所以犹豫着一个悍妇够不够坐镇神将府的宅门!”袁锦熙跟着哀叹道。

    南宫紫罗听得这话,却是一愣,而下一刻,猛然拽起一旁的凉枕朝身边人的俊脸砸了过去:“你以后敢沾花惹草,招惹老娘以为的女人,犹如此枕!”

    接着,只听“砰”的一声,那竹制的凉枕便被砸在地上摔裂开来。

    袁锦熙见此,却是微微一笑:“为夫遵命!”四个字,最平静的应允,却在彼此之间构成一生相守的承诺。

    ——

    一个月后,沧澜大陆东楚国东帝最宠爱的连城公主,与南临国神将世家的少主袁锦熙大婚。

    消息一经发出,惊动了各国派遣使者前往。

    原因无二,只因为东楚虽然已经不是百年前唯我独尊的第一大国,却依旧和其他三国并列在强国之列。在此太平盛世,当然是能给面子则给。

    据说,东楚帝为连城公主准备的聘礼车队,进了南临城之后,足足两天才完全搬进了袁府安置好,期间需要清点的金银器具晃的监督者害了眼病。

    其昂贵宝贵的程度可见东帝对这个女儿的宠儿,果真是不惜以连城的财富给她撑足门面。

    花轿进门的时候,南宫紫罗却全然不知道这些。只兀自沉浸在刚刚与父亲冰释前嫌,却又要天各一方的离别中惆怅着。一方面,也因为自己终于要名正言顺的在自己二十岁的时候嫁给自己心仪的人而心情奇特的澎湃着。

    直到被袁锦熙牵着进了正堂,拜了堂,南宫紫罗还有些浑浑噩噩的,差点忘记正事。

    “也不知道这连城公主长的何等模样!”有人在一旁好奇的议论着。

    “听说当年的元皇后可是东楚第一美人儿,想来这连城公主一定也是个倾国倾城的绝色佳人吧!”

    “哼,长的再好看,又有何用,一个价值连城的丧门星而已!”这话一出,议论的人群陷入短暂的沉默。

    就是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南宫紫罗都不得不回过神来,随着声音,微瞥了一眼。

    而后发现,说这话的不是别人,却是曾经千里迢迢追到西林村的慕容清雅郡主。

    “你们这些人,难道未曾看出高堂之上的袁夫人脸色欠佳吗?”慕容清雅却毫不自知自己引起的诡谲气氛,反而义愤填膺的继续自己的高谈阔论:“袁夫人可是在婚事订下的第一天,就突然一病不起!不仅如此,听说袁父后院圈养的一些家畜也一夜之间全部死光光……原来我太后皇祖母可是想过来主持婚礼的,听说了后,便也不敢来了!”

    而最后一句话分明道出了她所来有恃无恐的原因!

    南宫紫罗这时已经侧过身去,顶着红盖头,对着慕容清雅的方向——这些人,分明是故意触她的霉头。而且,不论她身份如何,今日的事情传出去,她定不会有好名声,以后在南临贵族圈子亦是很难混迹好。诚然,她的身份没有人敢明着得罪!

    想了想,南宫紫罗抬起纤手,微微掀起了帘幔。

    一旁一身红色喜服,俊美不凡的袁锦熙眼看着南宫紫罗逾矩的动作,却未做声。

    因为南宫紫罗的动作,所有人都下意识的望向她的方向。更多的人此时期待的或许并不是她的反应,而是这个沧澜大陆传言最尊贵的公主的长相如何。

    只因他们深知,不管是南临太后,还是东楚连城公主,他们都是招惹不起的!

    当盖头掀开,众人的呼吸一瞬间的停滞——

    就是出口不逊的慕容清雅也因为所见之人的容貌惊的瞪大了眼睛,忘记说话。

    “夫君,可以借你的护卫一用吗?”南宫紫罗这时温柔款慢的开口。

    袁锦熙闻言,这才仿佛被电击醒般,忙连声应道:“可以,当然可以!但听娘子吩咐!”完全一副被迷的七荤八素神魂颠倒的表情。

    但见他那表情,南宫紫罗忍住喷笑的心情,脸上故作妖媚的向他抛了一个媚眼,继而头也不回的对一旁的护卫开口:

    “将这个口出秽言,扰乱本公主婚礼的贱婢给本公主扔出将军府去!”

    南宫紫罗如此轻慢而没有任何怒气的话一出,所有人皆惊愕的瞪大了眼睛。就是慕容清雅本人,亦是被怔住。

    直到两名侍卫上前左右一边的将慕容清雅架起,慕容清雅这才回过神,尖叫着反抗起来:“你们想干什么?你,你居然敢如此对我——你,你们放开我,不然我告诉太后祖母!你……什么连城公主,你以为你有什么了不起?”

    “熙儿,你这是做什么?”一直歪在主位上的裴云此时终于按耐不住,跟着站了起来呵斥:“袁府可从来未曾有过如此的待客之道!”

    “待客之道?”南宫紫罗听了这话,回身看向裴云,一边向那两个侍卫挥手,让他们快点将人拖出去:“如果再让我听见一句谩骂本公主的话,就给本公主掌嘴!”

    “啊——你们居然敢打我!”外面接着传来慕容清雅不可置信的尖叫。

    这叫声传进正堂里,惊的裴云都不得不一颤。

    “现在本公主才是这个将军府的女主人,什么家规,似乎都应该由本公主来定夺,何时劳烦得到夫人操心了!”南宫紫罗却仿若未闻的淡撇了一眼惊愕的裴云。

    “你,你说什么?”裴云亦是不可置信的望着眼前此刻绝美到妖艳,笑得好似一朵罂粟花的女子,以为自己耳背,或者是连日来被夺权的噩梦未曾醒来。

    南宫紫罗却丝毫不将她的反应当回事般,转而望向众宾客:“本公主嫁来这里,一是因为母后的遗愿,二是因为东楚两国的友好关系。而今却有人说,袁父的贵夫人因为本公主而身染恶疾——你们说,这交本公主如何是好?”说着,还无奈的叹了口气。

    而此话一出,裴云立即白了脸色。

    原本她只是想让这个意外而来的尊贵儿媳妇吃个软钉子,料想她也不敢第一天进门就跟她开门见山的撕破脸。贵族之间,这种斗争应该都是暗中构陷来去的,却没有想到这新媳妇儿居然如此直白,反而让她措手不及。而听得南宫紫罗那番话,她突然意识到,自己第一回合惨败……

    “这怎么可能是公主的关系的?公主身份如此尊贵!而且,怎的其他人都不病,唯有袁夫人病了呢?”有会看风向的,立马就开始巴结,想与南宫紫罗竖立正确友好的关系。

    “我听说……裴夫人可是进门没有几个月,袁老将军就宾天了……”

    “啊,我也知道,指不定谁克谁呢?”

    “我还听说,袁将军原本在别院四年未归,说是守孝,其实是因为袁夫人去看过他几回,都旧病复发耽误了行程……”

    却居然没有一个人觉得南宫紫罗的行为霸道无理!而是悍出有名!

    “来人啊,还不快送夫人去别院修养——以后无事,本公主不想再见到她。本公主可不想年纪轻轻就……哎,吾皇还需要夫君效忠辅佐呢!”南宫紫罗又说,又挥了挥说,示意人将裴云拖下去。

    期间看也不看尖喊的几乎晕厥的裴云,仿佛不容许任何的转换余地。之后才看向一旁自己的新婚夫婿,巧笑倩兮的开口:“夫君,接下来的事情就有劳你了!”

    袁锦熙回以痴迷一笑,向一旁呆怔住的司仪抬了抬手,随之一声:“送入洞房!”礼成这旷世的婚礼。

    “对了,外面那个什么郡主口里喊的凌婉歌——居然敢试图破坏本公主的婚姻,扰乱东楚南临的和平关系,传令下去,抓到此女,抽筋剥皮,千刀万剐,杀无赦!”说完这最后一句,南宫紫罗扯过袁锦熙的手,豪迈的往洞房而去。

    而身边人的脚步,分明比她还急!

    自此以后,南宫紫罗沧澜第一悍妇的威名长盛不衰!致使袁锦熙这位沧澜几大美男子排行榜里的人物,桃花朵数倒数第一!还被世人冠上一个“妻管严”的“美名”!

    而至于是嘲笑,还是钦佩,二人觉得,都无关他们的风月。不论他人如何看待议论,他们知道,有彼此的幸福岁月还很漫长……

    098章 第一悍妇在线阅读  shu347937笔趣阁 m.7biquge.net [记住我们:阿甘手机站:m.agxsw.net]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