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手机站:m.agxsw.net]m.fhxsw.net 烽火中文小说网    “水生,怎么样了?”段水柔忍不住看着杨铁铮,问道。

    杨铁铮依旧那样子没有动,段水柔的话也当做是没有听到一般,所有的心神都放在了诊脉之上。

    看到杨铁铮的样子,段水柔知道自己焦急也是没有用了,看着杨忒做细细为眼前的人把脉,段水柔的脸上依旧带着焦急,不过看上去却明显的好了一些。

    好一会儿,杨铁铮舒了口气,抬起头看着唐老先生,道:“老先生的筋脉错乱,这也是老先生的病源,想必早年,老先生应该经历过了什么事情吧。”

    杨铁铮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唐龙,说道。

    “哈哈,你这小子,有眼光。”唐龙的脸上带着笑容,指了指杨铁铮,转而叹了口气,整个人坐在那里,眼中带着一些落寞。

    “老先生尽管放心就是,一切很快就会好的。”杨铁铮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唐龙,说道。唐龙只是笑笑,没有说话。

    段水柔看着杨铁铮,道:“水生,你是不是有什么办法?”

    杨铁铮看着唐龙,唐龙也抬起头看着杨铁铮,等着杨铁铮开口,好一会儿,杨铁铮方才叹了口气,道:“方法是有,不过有些极端,就是不知道老先生愿意不愿意接受了。”

    听到杨铁铮的话,唐龙的脸上带着笑容,道:“什么接受不接受的,只要可以治好,什么方法我都f接受。”

    唐龙的脸上都是认真,看着杨铁铮,说道。

    听到唐龙的话,杨铁铮点点头,沉默了一会儿,道:“若是要将错落的筋脉拨正,那需要耗费很大的心神,并且,这些筋脉已经次乱许久,要拨正,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这一个过程,很难受。”

    杨铁铮看着唐老,说道,“比筋脉错乱的时候,还要难受好几倍。”

    “小家伙,你已经看到了我现在的样子了,有什么事情,比现在这个样子还要难受的?”听到杨铁铮的话,唐老呵呵一笑,说道,

    “有什么方法,你尽管用就是,只要可以治好我,一切我都接受了。”

    听到唐龙的话,杨铁铮没有说话,这样的事情虽然说着简单,但是要做起来的话,肯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的。

    唐龙叹了口气,抬起头看着杨铁铮,道:“杨小兄弟,我知道你这是在为我着想,但是这些年,我深受其痛,若是可以早一点解决这个事情,对我来说,也不遑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听到唐龙的话,杨铁铮点头,坐在那里,还是没有开口。

    段水柔的眉头也皱了起来,站在那里,低着头看着杨铁铮,她自然是相信杨铁铮的话,作为一个大夫,杨忒做所说的没一点,都是十分的正确滨区给十分的严肃的。

    杨铁铮是绝对不会说出什么夸大的话语来的。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听到杨铁铮的话,段水柔也犹豫了起来,唐老先生现在受到的痛苦,她是完全可以感觉到的,这些年一直跟在唐老先生的身边,看到唐老先生这么痛苦,她的心里都是无奈,但是若是这样的让唐老先生在外面放浪的话,她也做不到。

    毕竟,唐老先生对她来说,也是一个十分重要的人。

    “水生,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段水柔抬起头看着杨铁铮,问道。

    “有,那就是慢慢调养,这样的话,就不会再受到这样的痛苦,但是如果那样的话,老先生这一辈子,就只能平平和和过去,再也不能受到这些事情的冲突了。”

    杨铁铮叹了口气,看着段水柔,说道。

    “一个英雄落寞,比任何人落寞,都要难受,若是让我那样平平和和的过一辈子,总该是比杀了我,还要严重。”

    段水柔还没有开口,唐龙就率先开口了,叹了口气,看着杨铁铮,说道,“铁铮啊,我知道你也是为我好,但是,这些年这么多的疼痛都忍过来了,这一点,也算不上什么了,英雄,自然有英雄的死法。”

    唐龙抬起头看着杨铁铮,一脸严肃的说道。

    听到唐龙的话,杨铁铮愣了一下,低头看着唐龙,看到唐龙脸上的严肃和认真,杨铁铮苦笑了一声,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要说点什么才好。

    显然,老爷子的心里,已经有了自己的定论。

    “老先生的身体受到的创伤很多,就算是要进行拨乱反正,也要等到将身体调养好了才行,这段时间,老先生不能喝酒,也不能抽烟,要保持心态平衡。”

    杨铁铮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唐龙,说道。

    唐龙愣了一下,听到杨铁铮的话,苦笑了一声,道:“你这个小子,一下子就断了我的两条活路,好,我答应你,水柔啊,外面的事情,就交给你了,这段时间,你带着杨铁铮住在这里吧。”

    唐龙转头看着段水柔,说道。

    “是,唐先生。”段水柔一脸恭敬的点头,看到唐龙的样子看上去十分的疲惫,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容,道:

    “既然这样的话,唐先生,那我先走了。”

    听到段水柔的话,唐龙点头,杨铁铮笑着和唐龙拱手,随着段水柔一起朝着外面走去,唐龙站在那里,看着杨铁铮和段水柔一起出去,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叹了口气。

    杨铁铮和段水柔两个人并肩走在一起,一起朝着外面走去。

    段水柔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杨铁铮,道:“水生,谢谢你。”

    “这是我应该做的,水柔姐,你不需要和我说谢谢,医者父母心,这对我来说,都是一些简单的事情罢了。”

    杨铁铮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段水柔,说道。

    听到杨铁铮的话,段水柔只是呵呵笑笑,道:

    “你知道吗f这些年先生一直受到病痛的折磨,几次三番我都希望老先生的身体可以早一点好了,但是却迟迟不见好,现在终于有了一些把握,不管老先生做出什么样的举动来,只要老先生可以好,我就心满意足了。”

    段水柔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杨铁铮,说道。

    杨铁铮转头看着段水柔,段水柔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嘴角微微勾起,整个人似乎放下了什么一般,看上去十分的开心。

    看到段水柔脸上的笑容,杨铁铮舒了口气,只要她开心,其实不管做什么,自己都是可以的吧。

    杨铁铮忍不住在心里想着,不过看到段水柔如此的在乎唐老先生,杨铁铮对于老先生和短说如之间的关系,总归是存在一些怀疑,或者说,存在其他的感情的。

    杨铁铮叹了口气,道:“你可以和我说说,你和唐老先生的故事吗?”杨铁铮转头看着段水柔,问道。

    段水柔转头,看到杨铁铮眼中的认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点点头,道:“好啊,我就和你说说,我和老先生之间的那些过去的故事。”

    杨铁铮笑着点头,段水柔四处看看,指了指不远处的小亭子,杨铁铮点头,率先朝着小亭子走去,段水柔先离开了一会儿,眼角带着温和的笑容,似乎在准备着什么。

    。7笔趣阁 m.7biquge.net [记住我们:阿甘手机站:m.agxsw.net]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