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手机站:m.agxsw.net]m.fhxsw.net 烽火中文小说网    ()`p`**wxc`p``p`**wxc`p`西里斯领在大陆上曾经的称呼是“铁之国”。*****$百~度~搜~四~庫~書~小~說~網~看~最~新~章~节******看最新上-_-!乐-_-!文-_-!小-_-!说-_-!网(http://)百度搜索坐拥明镜之山西面的黑山与锈红河谷,此处与塔克交界,最北面的长城历经千年,早已破败不堪。自古以来,西里斯就成为整个大陆最大的铁,煤与稀有矿产输出地,甚至在古代西里斯还设置了机械协会。

    然而因为千年前一场圣战改变了格局,西里斯领是最先遭到亡灵入侵之地,于是机械分会迁向香格里拉,与炼金协会合并。简单的技术与机械制品,却长留在此地,包括各种奇异的危险品,有人说过,西里斯人一旦拿起武器,将比亡灵更难对付。乔伊斯抵达卡斯坦贝尔,这个位于多拉斯王国最西边,接壤西里斯领边境的小镇虽然不大,却呈现出奇异的商业繁荣,大量的煤与铁在此处装车,运往东边。蒸汽车轨道的恢复,导致整个镇里忙碌不休,骑士们在此处下车,而通往西里斯的最后一段轨道,还未曾开通。

    喧嚣的尘灰气,以及未曾完全融化的污雪,带着脏乱的脚印布满了蒸汽车站外的地方,铁丝网将整个车站围起来,透过人类的围墙,看见支离破碎的灰败色天空。烟囱冒出黑气,远方的教堂正在敲钟,薄暮暝暝中,噪音与天色一并低沉下来,融入夜色,化作家家户户的灯火。卡斯坦贝尔的旅舍内,骑士们简单地收拾了行装,预备一路在此处出境,前往西里斯领。另一路则骑马沿着长城,辗转入山,经过沙克斯最北面的一段路,前往塔克。昏黄的煤油灯下,骑士们坐在长桌前,桌面上粘粘的,小伊像只小狗一般,在桌面上爬来爬去,爪子发出声响,眼里充满了好奇。

    乔伊斯面对一小盘熏肉,根本没有多大胃口,看了眼牛奶,牛奶里散发着炭的味道,便要求换一杯清水。“明天就在这里分开。”亚历克斯说:“早上你们先走。”“你们呢?”修问道。敲门声响,亚历克斯道:“请进。”一名少年戴着斗篷,进来时摘下兜帽,现出白皙的容貌以及一头灿烂的金发。“尊敬的乔伊斯大主教,各位骑士阁下,请原谅我迟到了。”少年躬身道。骑士们纷纷起身。“您好,安多神官。”乔伊斯马上说:“辛苦了。”金发少年正是因茨的弟子,态度十分温和有礼,却带着不卑不亢的气质。

    他吻了乔伊斯的手,认真道:“如果老师给您带来了任何困扰,我希望您不会放在心上。”乔伊斯听到“老师”时还楞了两秒,紧接着明白到是因茨,忙笑道:“不,他是个很强大的人呢。”“我为各位准备好了边境的文件以及伪造的身份证明。”安多说:“恕我无法陪同各位进入西里斯领,他们查得太严了。”“非常感谢。”亚历克斯说:“有了这个,我想一切难题都将得以迎刃而解。”安多又取出另一封信:“我想各位也在西里斯领安排了接应的部队。”安多把信放在桌面上,上面是一个索沙的族徽,乔伊斯便想起了锡林。

    亚历克斯缓缓点头,安多又说:“阿摩提供的情报,我想应当已经通过老师转告各位了,西里斯领现在局势动荡,旧贵族已经被迫害或是监禁,议会掌握了领地内的大权。”“圣光熄灭,而犀角城内的地下,不知道制造着什么。”安多说:“阿摩侦查过,似乎是一种武器。”“易卜然的下落有消息么?”修问道。“堕落的圣骑士长或许有着多重身份,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一定就在议会中,台前或幕后。”安多答道:“根据老师的推测,他使用特殊的法术,分离了自己的灵魂,并强占了某一个人的身体。

    ”“也或许他有多重身体。”亚历克斯说。“圣光足够驱逐他。”安多说:“但我的圣光太弱了,乔伊斯大主教阁下显然是他的克星。”“但我总不能贸然把每个议员用圣光照一次。”乔伊斯沉吟道:“只要我释放圣光,他们就会……”沙克斯的王子,群山之国的大主教,中央教廷的特使——出现在西里斯领意味着什么,大家都知道。沉默片刻后,安多说:“我知道的就只有这些了,目前西里斯领封锁了几乎所有的煤铁进出口,祝各位好运,我会在边境等候,以备随时支援。

    ”乔伊斯打开那封信,里面只有一个符号,以及一句话。“我愿将梦境长久拥抱,直至怀中只余空气。”这也是一首叙事诗中的一句,乔伊斯收起信,送别了安多。翌日清晨,乔伊斯送别了修、夜枫与罗杰,三人站在旅舍外依依不舍道别,夜枫把小伊从脑袋上抓下来,放到乔伊斯怀里。“一定要平安。”乔伊斯说。“会的。”修笑着说:“说不定我们很快就见面了。”罗杰说:“记得让小伊吃变形药。”“好……好的。”乔伊斯其实有点怕小伊闯祸,但没有办法,似乎遗留着一点曾经夜龙的依恋感,小伊还是很喜欢霍伦的。

    毕竟修和夜枫还有罗杰三个人,带着小伊……即使让它用变形药伪装成一只狗,在佣兵的世界里也太容易出问题了。罗杰又道:“这种变形药的材料非常珍贵,尽量不要吃过量。”乔伊斯嗯了声,看着手里的一瓶药丸,说:“人或者亡灵可以吃吗?”罗杰说:“理论上可以给人吃,奇卡用他的学生试过药,没有发现副作用,而且不同种族的人,吃下药以后会变成不同种类的狗……譬如说霍伦吃了可能会变成大型犬……”乔伊斯:“我绝对没有要让你们吃这个的意思……”罗杰无奈道:“当然,力量越强的人,会越抗拒魔法药物带来的作用,我觉得你无法通过给魔法师喂这种药来解决敌人,当然,如果亚历克斯他们愿意,说不定会想尝试一下,譬如说让你抱着一只温顺英俊的大型犬……”乔伊斯道:“我没有!只是好奇问问!”说是这么说,但是如果所有骑士都吃下这种变形药,各自会变成什么类型的狗……这确实令乔伊斯十分好奇。

    第二分队离开后,亚历克斯便陷入了整整一天的沉默之中,手指里拈着一枚金币,时不时地轻轻叩击桌子。乔伊斯知道他一定在思考,便没有打扰他,他时不时与霍伦聊几句,大多却都是无关局势的事。霍伦只是坐在一侧喝酒,泽则有点不安地走来走去,虽然他竭力伪装自己,令即将到来的入境不太显得让他担心,但乔伊斯还是看出来了。直到黄昏时,亚历克斯才起身道:“走吧。”四人一条龙,便上了马车,准备出发。乔伊斯在车上哄小伊吃药,小伊明显不太情愿,但本着对乔伊斯的相信,还是把那枚药丸给吃了。

    药丸刚进嘴,小伊便要吐出来,乔伊斯果断按着它的嘴巴,说:“快,宝贝,给我吞下去,求求你了。”小伊鼻孔里喷出点龙炎,背后翅膀疯狂扑腾,片刻后嘭的一声响,烟雾散去,变成了一条小狗。“汪汪汪!汪猢——”亚历克斯道:“好样的。马上过关,大家注意。”四个人都经过了简单的易容,毕竟西里斯领目前没有任何人见过他们,也未有通缉画像,亚历克斯用绷带缠着脸,并在绷带下涂抹了一点罗杰分付予他们的特殊药剂,令脸上带着轻微的恶臭味。

    守卫甚至不愿多看,挨个盘查过,证明身份后,便挥手放他们进去,亚历克斯的身份是沃尔郡出身,到西里斯领打工的工人,乔伊斯是泽的母亲的养子,泽则是西里斯领独立时期,自由党人雅利安的后代。雅利安在独立战争时期便把未曾正式缔结婚约的未婚妻送到国外。当然,雅利安和他的妻子都已经死了。雅利安死于流亡途中的热病,而他的妻子死于难产。安多的构想是在这段时间里,并不存在的“雅利安夫人”抚养儿子长大成人,罹患重病辞世,如今乔伊斯和泽,则回来寻找父亲的产业,并在多拉斯联合王国与西里斯领局势紧张的当下,回国设法混口饭吃。

    安多为他们提供了极其详细的身份证明,并且给出了一切证据以及报告,泽则背了下来。霍伦则是乔伊斯与泽两兄弟的杂役,他们在路上雇佣亚历克斯作为向导。“雅利安先生与雅利安先生。”守卫看了乔伊斯一眼,乔伊斯便道:“这个是我的哥哥。”“阿曼,红头发。”守卫又看了一眼霍伦。亚历克斯道:“怎么回事?老爷?”“没你的事,到一边去!”守卫嫌弃地侧过头,答道。亚历克斯以浓厚的沃尔式大陆语腔调,朝他说:“我是他们的向导,老爷。”“知道了知道了。

    ”守卫挥手,让亚历克斯滚粗,又道:“你们的马车不能过去,连这个规矩都不懂?!”泽便道:“下来吧,乔。”“在这里换乘边境马车,随便你们去哪里!路上最好少给我惹事!”边境官在四人的文书上盖了印,打发他们去乘车。夜已经深了,从这里抵达西里斯领的政治中心,还要至少一天的路,天上还下起了带着锈腥味的雨。寒风萧瑟,亚历克斯带着他们排队,一边站在队伍里,一边朝乔伊斯等人解释道:“雅利安先生,我们需要搭乘一种很大的铁车。

    ”亚历克斯脸上的溶液在雨水中顺着下巴淌下来,流淌在衣服上,周围的人纷纷嫌恶地退避,然而避无可避,不久后铁马车就来了,众人纷纷上车,挤在狭小的车厢里,充满了香粉的气味,酒味,以及汗味。先上车的抢到位置,后上车的只能站着,乔伊斯看了一眼四周——很明显,他要坐十二个小时。“如果累了。”乔伊斯说:“你就坐在箱子上吧。”泽不耐烦地说:“等下一班。”“这已经是最后一班了。”亚历克斯说:“明天一整天,都不会有车来。”泽说:“你为什么要订这么晚的车?”亚历克斯只得站着挨骂,泽显然是本色出演,看什么都不对劲,片刻后又使唤道:“阿曼,把箱子拿过来,放在这里。

    ”马车开动,车上简直人挤着人,霍伦闷声瓮气地说:“麻烦让一下。”如果没有霍伦,说不定不少人想把亚历克斯这伙人给赶下车去,然而这个时候却没有人敢动这大个子。泽坐在箱子上,一身风衣全是水,片刻后说:“你也坐吧,让他俩站着。”马车吱嘎吱嘎地发响,在他们的附近有铁制零件轻微摩擦,发出令乔伊斯背后汗毛倒竖的声音,他竭力让自己忍着牙酸的不适感,要分散注意力不去想这个声音,泽却轻轻地牵着他的手指,圣光回荡,令乔伊斯舒服了点。

    “不要使用圣痕。”乔伊斯低声道。“我知道。”泽极小声在乔伊斯的耳畔说。乔伊斯又说:“我觉得老师选择在夜间入境,只是想让守卫在黑夜里盘查得不太仔细。”泽说:“我当然知道,你以为我是傻子吗?”乔伊斯没好气道:“好吧。”乔伊斯看到亚历克斯站在门边,周围空了一块位置,突然觉得有点难受,虽然确实只是符合各自的身份,也知道亚历克斯是和泽配合演戏,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令他觉得亚历克斯很不容易。泽一直用手扶着那盏灯,以免它发出令乔伊斯难受的叽叽声,乔伊斯抱着小伊,小伊已经暂时习惯了这个形态并睡着了。

    霍伦则抱着一根铁杆子,靠在车上打盹,脑袋还滑了下来。乔伊斯渐渐地也睡着了。不能使用任何形式的圣光,以免被易卜然察觉,否则即使易卜然没有发现,被本地人惊讶地看待,也是非常危险的。乔伊斯随着摇摇晃晃的马车,坐在箱子上,迷迷糊糊地做了个梦。他梦见黄金之城的屏障解除了,而易卜然冲向乌瑟,一枪贯穿了乌瑟的胸膛。“不——!”乔伊斯在梦里大喊。天翻地覆,大地下陷。“小心!”亚历克斯的声音吼道。乔伊斯猛然惊醒,便被一只手抓住,紧接着整个世界仿佛翻了过来。

    “有人偷袭!”马车上所有人惊慌大喊,紧接着,整个铁车偏离了山路。黑夜里,车头的灯照亮了一小块道路,远方发出巨响,在黑暗中灯光的黄柱内飘飞着千万雨点,马匹嘶鸣,并脱离了轨道。不知何处而来的袭击者冲下山坡,并抢走了马匹,紧接着,铁车在弯道上冲出了山崖,一头朝着悬崖下坠了下去。车内。那一刻,所有人都因失重飘了起来,尖叫声,呐喊声,碰撞声撕裂了长夜。`p`**wxc`p``p`**wxc`p`l3l4()。7笔趣阁 m.7biquge.net [记住我们:阿甘手机站:m.agxsw.net]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